五月中文 - 都市小说 -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- 第2章:求我

第2章:求我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极其镇定的拿过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指动作很慢,在尽量的拖延时间,等着对方主动叫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场心理战,她不信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被接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抬起眼,用坚定的眼神看向陈宗辞,仿佛是在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陈宗辞不为所动,漫不经心的抽着烟,等着她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耳边是接线员的问话,周稚京咬着唇,几秒之后,败下阵来,迅速挂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闭上眼,双肩微耸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的轻笑,让周稚京无所适从,仿若被一眼看穿了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突然震动,令她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电显示是陈靖善,是她用心想要攀附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盯着手机屏幕,半晌都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慌意乱,只希望他快点挂掉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摁灭了手里的烟,往前一步,伸手掐住了她的下颚,将她拉至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被迫仰头,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双黑沉的眸子,如深渊一般盯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过她手里的手机,帮她接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京京,你怎么样?有没有舒服一点?我弄了些药,给你送到门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无措的看着他,脸颊上还有未散的潮红,落在她这样干净纯洁的脸上,还怪好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京京?”陈靖善温柔的声音,再次响起,带着一点关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眼睫微颤,艰涩的开口,“我好多了,但实在起不来,要不你先放在门口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尽量用冷淡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庄这边有专门的医生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用麻烦。暑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,再睡一个晚上就好,多谢你给我送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是个有边界感,且自尊心很强的人,他不会给人第三次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陈靖善让她好好休息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将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,低浅一笑,戏谑道:“怎么办?你可能得求我帮你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的眼睛通红,眼泪在眼眶里转动,是受了委屈又无法反抗的可怜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黑的发丝,衬得她的皮肤格外的白嫩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微用力一点,就会留下粉色的印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再来一次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神,是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灵,是来朝她索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回到自己房间,已经是凌晨三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力气洗澡,带着满身黏腻,躺在床上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噩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被酒店的叫醒服务吵醒,才五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精英人士的陈靖善,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健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部门团建日,依然雷打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浑身像是被拆过一遍,她被噩梦侵蚀,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躺在床上,睁大眼睛看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光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人如履冰窖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几次,她已经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晓得,他在她身上碾过,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下火辣辣的痛感,足以说明男人对她毫不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从枕头底下摸了手机出来,从好友栏里,找到了两月之前意外收获的饭搭子桑晚,【知道陈宗辞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信息发出去,她便起身去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身上斑驳的痕迹,她决定取消今天的晨练。

        六点十分,门铃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应该是从健身房那边来,发尾还有些湿润,即便穿着简单的运动服,依旧儒雅绅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一刻,周稚京已经开始打算放弃陈靖善这条大鱼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万没想到,他竟还会主动过来找她。她以为经过昨晚上她那样的拒绝之后,他大概率不会再主动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体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艰难的扯了下嘴角,内心复杂的说:“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一起去吃早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挣扎了一番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选了一条黑色的吊带连身裙,这条裙子刚好过膝盖,能遮掩她膝盖上意味不明的淤痕,至于上半身,她套了一件灰色防晒衣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肩膀上两处吻痕,遮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打量了她一眼,笑着夸赞,“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朝着他开心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月的相处,她能感觉到陈靖善眼神里偶尔流露出的占有欲,但大多数时候,他都守着礼节,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周稚京觉得他应该也有一点心思想要跟她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认知,让周稚京心里更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私处的疼痛,时时刻刻提醒着她,错失了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抱着胳膊,走在陈靖善的身后,保持着一步之遥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后,两人到了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间点,餐厅里几乎没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靠窗的沙发位置,坐着一个男人,正低着头在看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晨曦微光,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,耳廓被照的近乎透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夜里的恶劣不同,他此时看起来像个清心寡欲的神明,干净的纤尘不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