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都市小说 -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- 第10章 做生不如做熟

第10章 做生不如做熟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的目光只在那双手上停留了几秒,旋即招呼助理,将陈宗辞的投屏撤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避暑山庄那一晚,让他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确实有所耳闻,他这个侄子在国外不太安分,却不想这么没有分寸。

        撤下投屏这个举措,让其他几个领导纷纷侧目,仿佛是坐实了他们脑子里不干净的猜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就只有陈靖善能看到陈宗辞那边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没再多看一眼,面不改色的认真听着江津浩的述职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刚刚的小插曲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司上下都知道这次回来的陈少爷,有两把刷子,国外分公司在他的管理下,成绩不菲。

        并挤进了国外的名人榜。

        才二十七岁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又觉得,大抵还是个纨绔子弟,名不副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还得靠陈靖善这位小叔辅佐善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总有人为陈靖善不值当,自己能力那么强,何必要给人做嫁衣?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点了闭麦,“想看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侧着脸,眼睛朝着周稚京看,没有半点避讳。

        右手也伸过去,让她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正大光明的瞥了眼手机屏幕,说:“我以为会看到陈靖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的坦荡,看着镜头里胜券在握的江津浩,心里却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沉住气,仰头看向陈宗辞,恳切的说:“可以让我在旁边看一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不做声,收回视线,人往沙发上一靠,见她要起身,抬脚直接踩在了她的腿上,说:“蹲着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微不可查的蹙了下眉,没吱声,乖乖的蹲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的述职结束,开始提问环节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适时的给陈宗辞做了提醒,周稚京替他开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说华瑞以后的市场定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个问题听起来很普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华瑞这么多年下来,市场定位一直都很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觉得他是在放水,看样子姑父已经打点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津皓自信满满的回答,仿佛这个位置已经是他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竞位的统共三位,乍一看,江津皓是最突出的,不管是手里握着的实绩,还是刚刚他的回答和自述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是领导之间的讨论,镜头旋转,陈靖善终于出现在镜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不错眼的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是属于周稚京喜欢的类型,长相清俊斯文,三十出头,沉熟稳重,最重要的是情绪稳定,包容性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现在为止,周稚京接触到的最好的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没见过陈靖善工作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认真工作是男人最好的医美,她觉得认真倾听和提出意见的陈靖善,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帅,且极具魅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脑子里不由的幻想,如果能调拨给他当助理,真是再好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周稚京想的出神时,整个人突然腾空而起,她惯性的惊呼一下,又迅速的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紧跟着,就被陈宗辞丢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满眼惊恐,仍不忘朝着手机屏幕看,正好看到陈靖善的目光看向屏幕,就好像能看到她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连忙收起脚,被陈宗辞狠狠拽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掌摁住她的脚踝,让她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疯子!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不敢再乱动,怕闹出更大的动静。她摸不透陈宗辞的性子,便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重新坐下来,声音沉稳不变,对着镜头里的人,道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,陈靖善是顾全大局的人,刚刚手机里传出的女人叫声,已经破坏了工作气氛,他说:“我想各位心里也已经有了定论,三日后我会在系统上查看票选结果。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宗辞,你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就挂了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几个领导起身时,他不动声色的说:“今天的事,我不希望有半句闲言碎语到我的耳朵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惊魂未定,强忍住骂人的冲动,低声说:“陈总,您该为自己的形象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垂着眼,指腹擦过她脚踝上那点被烟头碰出来的粉色痕迹:“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昨晚上什么样?用不用再给你复习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愣了愣,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得承认昨晚上是她自己昏了头,但现在清醒也不算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会让自己再失控第三次,陈宗辞不是她该碰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双手撑住自己的身子,放低姿态,认真道:“林小姐昨晚上给我发了信息,她说她拒绝了您,让我帮忙看着您不让您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偷看了他一眼,见他没有什么反应,继续道:“我不会自作多情,我自知昨晚是陈总的工具人。梦一场而已,醒来就全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的手指停住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他才松开手,淡笑一声,说:“确实,做生不如做熟。”他抬起眼,目光如炬,落在她的脸上,“无论如何,那晚的体验还算不错。更何况,你的嘴巴又那么紧,可以省去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脸颊微微发烫,不想跟他讨论体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收回脚,从沙发上起来,恭恭敬敬的站好,回到属于自己的身份和位置上,说:“您应该对林小姐保持忠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起身,高大的身量,让周稚京瞬间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用手机勾起她的下巴,眸色深邃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,才不咸不淡的说:“你我之间,就别提那些道德伦常。倒不如好好回味一下,昨晚上你到了几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稍后,陈宗辞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她休息三天,起码不能顶着这种脸上班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店的房间已经预付了一个月的钱,她可以住着,就当是二次破处的补偿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其实应该走,但生活让她折腰,不得不暂时留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提示音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点开邮件,解开压缩包,第一张图慢慢显示出来,是一张死亡证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