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都市小说 -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- 第13章 过来

第13章 过来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穿的是短袖泳衣,他不太习惯在有外人的时候,裸露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基本每个月,都会抽个时间来这边游泳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,于他而言,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个人过来,提前预定了这里的室外泳池。

        照理说,澜山会所私密性很强,不该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有洁癖,但凡有人进过水池,他都不愿再下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谁?”陈靖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走到附近的椅子上坐下,服务生端了酒水进来,陈宗辞挑了其中一杯,说:“兴许是有人送给小叔您的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微眯了眸,视线从女人的身体上收回,转过身,面上仍是平和的笑容,“老太太同你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太太让我来给您送分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几个人知道陈靖善真正的生日是七月半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抿了口酒,说:“之前盛迅科技的收购案小叔做的很漂亮,老太太说择个黄道吉日,将其放到您的名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水回甘,陈宗辞瞧着那出水的芙蓉,问:“我是否该离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平静的说:“不用,应该是会所里的人工作出现了纰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翘起二郎腿,一只手抵住下巴,“那小叔就没有喜欢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,陈靖善没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周稚京已经游到了泳池的最边缘,这里的室外泳池做的是无边框泳池,开辟的位置,正好能观赏山下海荆市的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再也憋不住,只是这一次,她是慢慢的,不动声色的探出头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入眼的是,用金珠银珠镶嵌而成的城市,林立错落的高楼大厦,川流不息的街道变成了皓光闪耀的银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海荆市的繁荣与热闹,全在眼底,迷惑了她的心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在这里找到一处好的归宿,拥有一份能让自己安身立命的工作,一切就都会好起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牢牢抓着透明的玻璃墙,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对这座城市的向往和期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距离,那两个男人站着,坐着,似乎都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,她转过身,朝着他们游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看清了人,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,主动的走到了泳池边上,看着她朝着自己游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没讲话,只是打量了陈靖善的背影一眼,视线往下,扫过了他腰腹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来回,耗尽了周稚京的体力,她一下上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朝着陈靖善伸手,“可以拉我一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是绅士的,他弯下身,握紧她的手,手臂发力的瞬间,将她从泳池里拖了上来,顺便用浴巾盖住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坐在椅子上没动,看着两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身上滚动的水珠,勾住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浴巾盖住上半身,匀称笔直的腿,暴露在他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也不瞒着,“桑晚约我来夜游,是会所工作人员把我带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靖善点头,说:“可能是工作人员出错了,这里是私人领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一脸惊慌,“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的轻笑声扎耳朵里,周稚京故作镇定,转过脸,像是刚看到他,“陈总,你也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:“你叫我小叔名字,叫我陈总,恐怕不太妥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京京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这儿等了好半天,桑晚一直见不到我估计得着急了,我现在去找她。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陈靖善说出来,周稚京就直接打断,休想让她叫小叔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就跑进了小木屋,但她的衣服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爱的桑晚,可真是个‘妙人’啊!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到木屋门口,探出半个脑袋,想看一下他们在干吗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几分钟的功夫,陈靖善不知所踪,泳池边上就只剩下陈宗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口要经过泳池,也就是说她要走,还得从陈宗辞跟前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拿起第三杯酒的时候,余光里出现一团白色的影子,挪动的很慢,明显是不想引起他的注意,偷偷溜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想装死,陈宗辞直接转过头来看她,那眼神带着恐吓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拉下披在头上的浴巾,不太情愿的走到他身侧,“陈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水,再游一圈给我看看。”陈宗辞就坐在泳池边缘,杯子里的就已经见底,他平静的眸色下,暗藏着周稚京看不见的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经病!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喝完杯子里的酒,将杯子放在了周稚京的脚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真是哪儿都白,连脚都白白嫩嫩,脚趾莹润饱满,大概是紧张,每一个脚趾都收紧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周稚京想好托词,准备开口的时候,她的腿上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握住,紧跟着,整个人被推进了水池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同落水,溅起了巨大的水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没有准备,入水的瞬间,吸了好多水进鼻子里,难受的要死,也没屏好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有一种要溺水的感觉,她想要探出水面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腿上那只手没有松开,拽着她往下,她挣扎,男人从后面缠住她,抓紧她的胳膊,带着她转过身,紧跟着整个人被抵在了泳池璧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嘴唇堵住,一口气渡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了周稚京一点缓冲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下一刻,她就被带着出了水面,可陈宗辞并未放过她,仍将她压在池边,狠狠的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整个人都是混乱无措的,一切发生的太快,脑子都是空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睁开眼,对上的便是陈宗辞深谙的眼睛,气息交织,他英挺的鼻梁挤着她的,耳边全是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挣扎,可双手被他牢牢扣着,动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够被迫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池下,两具身体没有一点缝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小叔。我以为像您这样的人,每一分钟都得用在工作上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林序秋的声音,已经快到门口了,身影若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