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都市小说 - 人潮汹涌在线阅读 - 第16章 证据在我手里

第16章 证据在我手里

        桑晚来的还算及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直接冲上去,从后面拉住陈雅雯的头发,揪着大力往后拽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把陈雅雯从周稚京的身上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从周稚京身上离开的那一瞬,周稚京感觉自己活了过来,她扶着墙站起来,会所的工作人员及时的给她盖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扭过头,看到雅雯毫无理智的大喊大叫,彻彻底底的成了个疯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面对这样的陈雅雯,只觉颜面扫地,心里越发的厌恶,他火气上头,上前狠狠扇了她一巴掌,额头青筋暴起,“你疯了你!在这里吵什么吵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瞬间安静下来,眼睛死死盯着江津浩,委屈的泪水往下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看着陈雅雯那副死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几步上前,毫不犹豫的将那一耳光,替陈雅雯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定格一秒,陈雅雯被激怒,朝着周稚京扑过来,并扬手要打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陈雅雯的手腕被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还没反应过来,脸上就挨了周稚京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发生的又快又连贯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的出现,让这一幕变得更加戏剧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观的人都露出惊讶之色,却不敢开口八卦。

        会所经理和江津浩反应最快,两人异口同声的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三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在陈家宗字辈里排行老三,又是小辈,里外就称呼小三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了下头,看向周稚京,问:“发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愣了愣,没想到他会搅合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要开口,江津浩先说:“误会,都是误会。雅雯最近心里压力大,我又粗心,一时没照顾到,这就产生了误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正处于考核阶段,家庭和谐也在考核内容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是主考核官之一,话语权甚至比陈靖善还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要在陈宗辞维护好形象,江津浩暗暗捏了一下陈雅雯的腰,柔声道:“对不起,我忘了跟你交代,下次不会了。京京是遇到了麻烦,我帮她忙。我怎么可能会跟她有关系,我是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呐,这就是爸爸前两天在饭桌上提到的人,说起来按照你们的关系,你也要叫一声三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会攀亲戚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朝着陈宗辞看了一眼,抿了抿唇,到底没叫出三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不动声色的扫了他俩一眼,没有接话,但也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会所经理默默退到旁边,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陈家的亲戚,那就不好随便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见陈雅雯乖顺点头的样子,冷不丁的说:“陈雅雯,你能不能长点脑子。你把烂货当宝贝,不代表我看得上这种货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的事儿,究竟是我勾引他,还是他猥亵我,你心里很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以前其实不这样,她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,曾经在人民日报当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认识了江津浩,爆发了恋爱脑,结婚不到半年就辞职在家当全职太太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,周稚京想不通,江津浩究竟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,把人洗脑成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雅雯眼睫微颤,抓着江津浩的手,小声说:“我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津浩朝周稚京瞥了眼,不与她纠缠,连忙道:“好好,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却不肯就此罢休,正欲上前,陈宗辞将车钥匙塞进她手里,说:“你只有十分钟处理自己的私事,九点整把车开到门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端的上司的姿态,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明确了两人之间的上下级关系,合理化了他会出现在这场闹剧中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陈宗辞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似是想到什么,立刻冲进更衣室,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,哪里还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气的捶墙,场面太乱,让她也跟着乱了。竟是把最重要的人给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就跟着桑晚去洗澡换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会所的工作人员,专门送了一套裙子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桑晚拎起来看了一眼,冲着里面还在洗澡的人,吹了口哨,说:“陈宗辞的品味倒是挺绝,这裙子跟配你的身材绝配。”她顺便看了下时间,“你还有三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关掉花洒,草草吹了一下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瞥了眼那条裙子,黑色的吊带长裙,瞧着是塑身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穿,但陈宗辞发了微信,告知是工作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其实不相信这个时间还有什么狗屁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老板的话,她也不能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虑了半分钟,还是把裙子换上,非常合身,像是量身定做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桑晚欣赏了一眼,眯了眼,道:“陈宗辞对你的身材了解颇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脸颊一红,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晚了十分钟,且晚的不是时候,她把车子开到会所门口时,亲眼看到了林序秋扬手打在了陈宗辞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画面极其劲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知道,她应该再迟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子隔音效果很好,她听不到林序秋最后对陈宗辞说了什么,只看到林序秋气呼呼的上了前面的车。上车前,还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走到驾驶室门口,拉开车门,人堵着门,没让她下,只示意她爬到副驾驶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拎着裙子照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气场有些冷,周稚京低头整理裙子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头发来不及吹干,凌乱的披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脸上干干净净,还没来得及化妆,连口红都还没涂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没有立刻开车,点了根烟,顺手降下车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肆意又散漫的抽着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笼罩下,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,总归气压很低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内时不时发出手机震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正在跟桑晚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桑晚:【监控被人提前做了手脚,没留下证据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找了几个人问,嘴巴都死紧,问不出来。最奇怪的是,那一片是私人领域,原本有专门的人看管的,但当时那一层一个人都没有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周稚京微皱了下眉,心道江津浩现在这么能耐了?还能第一时间把证据给抹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股烟雾慢慢飘过来,她猛地扭头,陈宗辞靠着椅背,正侧着头,垂着视线,默不作声的看她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看了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迅速将手机摁在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辞抬眼,他墨色的眸子,深不可测。手指一拨,车窗缓缓关上,隔绝了外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证据在我手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