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玄幻小说 - 镇守凡尘三百年,我于人间无敌在线阅读 - 11、妖

11、妖

        妖!

        王庆阳的话,让大殿之中气氛瞬间沉闷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俗人间,知道妖之名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观,恰好是知道妖名存在的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观中,有妖镇压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庆道人转头看向身边的背剑道人:“洛辰师弟,你在何处碰见这鱼妖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就是前去追查修仙界镇守弟子被害的景元观执事,洛辰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元庆道人的话,洛辰道人面上闪过一丝凝重,面色带着一丝惊惧和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水与锦江交汇之处,河畔泛舟,幻化人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微微攥起拳头,洛辰道人低头,双目中浮现后怕的恐慌:“交手三十招,她夺了我的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夺剑!

        元庆道人神色一震,身上有浓烈的气血力量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首端坐的景元观观主王庆阳眯起眼睛,夹着鱼鳞的指尖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凝气中期,一流高手,洛辰道人武道修为在景元观中除去宗师,排名极其靠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洛辰道人的剑法卓绝,是景元观中少有的剑道大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观是道门宗派,其中主流修行还是道门手段,能将剑术修到洛辰道人这等地步的,极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在三十招内夺去洛辰道人的剑,那妖的武道修为之强,修为境界,难以揣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若要杀我,不难。”洛辰道人转头看一眼元庆道人,又抬头看向端坐的观主王庆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武师弟呢,他没有出手?”元庆道人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青武道人和洛辰道人同去探查,青武道人修为乃是凝气后期,一流巅峰,仙武双修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青武道人与洛辰道人联手,不至于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武师兄在锦江之上遇到御使苏铭,被邀去同游,等他回来时候,鱼妖已经遁水而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铭御使是东方国相的弟子,师兄不好回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辰低声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国丞相东方镜,以文入武,书生佩剑,踏入先天之境,乃是世间顶尖的大宗师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观虽然是道门执掌,镇国道宗,可也不会不给大宗师东方镜弟子的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朝堂也注意到此事了。”元庆道人说着,抬头看向上首的王庆阳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庆阳点点头,收起指尖的鱼鳞,目光看向大殿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只是如此,倒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只怕这鱼妖,是冲着我景元观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冲着景元观来?

        元庆道人一愣,洛辰道人双目之中闪过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年前,师祖亲手封镇的那位,可也是鱼妖啊……”王庆阳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庆阳的话,让殿中两人都是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年前为镇压鱼妖,三位大宗师出手,十多位宗师协助,最终鱼妖被镇压,景元观大宗师雨辑道人身受重伤,不得不云游四方,寻求疗伤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去,百年未归,毫无音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若是那洛京城外出现的鱼妖真的是冲着景元观来的,那对景元观来说,就是一场难以预测的危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景元观可没有大宗师坐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抵挡不住这鱼妖,被其放出百年前镇压的那位,整个洛京城都要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看,东方国相也是为此事,才派弟子前往查探?”洛辰道人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推理,似乎逻辑都合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国相东方镜,百年前一起出手封妖的大宗师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庆阳收起鱼鳞,站起身来:“我去皇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国皇城,皇族供奉赵玉柄,是先帝族叔,先天大宗师境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修行不记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立闭关三日,突破到练气五层。

        收起耗损近半的阵盘中灵石,走出静室时候,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练气五重境,经脉之中真元纯化,行走如风,身形好似轻云。

        练气五重之后,御气凌风,逐渐向着超凡脱俗方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举手投足之间,多了丝丝大道之韵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只是章立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练气五重而已,又不是金丹五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踏入五层,往后就是要转修功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小院,驻守在院外的弟子忙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立摆摆手,独自在绿树掩映之中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花绚烂,绿树成荫,奇石嶙峋,苍松遒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除了少几分灵气,缺了仙云浮空,这景元观比修行世界的云岚山更像仙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沿途可见或坐而论道,或持剑演武,或静坐凝息的景元观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立的并未惊动这些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弟子也不认得他,不知道这位是观中辈分最高的师叔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镇妖塔外不得逗留。”走到一座五层楼阁之前,一位身穿青袍,手持拂尘,背着一柄青色长剑的三旬道人抬手,低喝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妖塔?

        这里,镇压着妖?

        抬头看看古朴的楼阁,虽然心中好奇,章立还是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不过才练气五层而已,还没到纵横无敌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奇心太重的人,命一般都不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小院时候,三日未见的祝云山焦急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章立,一把扑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石没有了。”章立脚下一错,悄然让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他修了武道,修为到武道感气境界,已经是堪比二流武者的身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他练气五层,身体灵觉之强,完全不是祝云山能比。

        祝云山不过练气二层修为,相当于凝气境武者而已,灵觉怎么跟练气五层的章立比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灵石,不要灵石。”祝云山紧跟几步,低声道:“我要一颗疗伤丹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疗伤?

        章立转头打量祝云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红尘酒色最是消磨精气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祝云山精气耗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气血也有些萎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远未到需要丹药疗伤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受伤了?”走进小院,立在石阶上,章立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月儿。”祝云山有些不好意思的补充一句,“就是,柳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月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春宵千金的花魁?”章立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疗伤丹药虽然不值多少钱,可也是凡俗难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花魁,值得耗费一颗丹药?

        “祝老哥,你往后莫要玩太过就是。”伸手拍拍祝云山的肩膀,章立面上带着笑意,转身走进雅致的小厅。

        祝云山可是修行之人,那娇滴滴的花魁哪承受得住他的征伐?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天,估计玩过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祝云山老脸通红,随着章立走进小厅,抬手将他拦住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没与柳月有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什么事情就伤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哥,强扭的瓜不甜啊,难道你好这口?”做到书案前,章立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跟我扯这些。”祝云山一摆手,伸手到章立面前:“给我疗伤丹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月儿是玄月卫的将军,为救我才受的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盯着章立,祝云山面色郑重:“要不是月儿相救,我已经被那鱼妖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鱼妖!

        章立双目之中透出深邃的灵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