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玄幻小说 - 镇守凡尘三百年,我于人间无敌在线阅读 - 25、修雷,炼体(2/2求追读)

25、修雷,炼体(2/2求追读)

        雷霆道术,以自身真元为引,积蓄天雷之力,阴阳生雷,合和生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雷道之法入门要求不低,至少练气四层境界才能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主要是雷道耗损的真元实在太多,没有足够修为,无法支撑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典籍之上的记录,此法修到高深处,一道雷霆就能破天地虚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正是自己想要,可以克制妖的道法吗?

        章立欣喜的将这雷法记熟,然后按照法诀慢慢运转真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单手捏诀,真元凝而分化,借汇聚之力生虚空雷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无极,乾坤生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低喝,他抬手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闷雷声翻涌,他的面上一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没有,他的经脉差点被急速运转的真元撕裂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雷法没有想象的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立也不急,吞服一颗温养经脉的丹药之后,他开始一边揣摩雷法,一边翻阅那本神象凝体劲。

        炼体,有筋骨,皮膜,气血,五脏六腑,乃至于神魂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气血相生,凝一象之力,踏入筑基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功法最后还提了一句,九象合一,其神自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怎么才能达到九象,这功法到筑基也就断了,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出一颗锻体丹,章立毫不犹豫的吞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灵石,要用在得用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修行,千万不能省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周两颗灵石崩碎,灵气翻涌,与体内的丹药之力交融,章立能感觉自己身躯好似在膨胀。

        肉身力量也好像在急速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直通筑基的修行法门,果然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浑身丝丝撕裂疼痛,章立开始在静室之中慢慢出拳。

        神象凝体劲附带了一套只有八式的锻体拳术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储物袋中翻翻,还有几件炼体的器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厚重的石甲,锻炼身躯用的各种铁索、石鼓。

        撸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洛京城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水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洛水通云沧江,绵延万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宽阔的河面上船只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洛京城百万人口,往来物资大多是靠洛水和锦江上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艘五丈长的青木游船上,立在甲板上的赵吉难掩眼中的焦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前方半里之外缓缓游荡的画舫,紧紧攥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,遇事当冷静。”他身后,有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人身穿青色武袍,五旬左右,双目之中有精光闪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晋然,裕王府的武道供奉,凝气巅峰,半步宗师的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供奉,我静不下来。”赵吉咬着牙,恨恨一拳击在船舷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所限十日只剩四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已经三日夜没休息,玉颜亲身犯险,在这洛水上也飘荡了五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转头看向往来的船只,赵吉面上怒色与忧愁并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水之上又出了命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妖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吉咬着牙,沉声低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晋然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,洛水下游有人相斗,据说引动水浪三丈,轰鸣如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威势,至少也是凝气中期,一流高手才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有一具残尸顺水漂浮,在下游庐阳府打捞上岸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不只是洛京城,连着周边州府都人心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百姓传言,这是妖邪作祟。

        每逢国乱,必有妖邪。

        市井已经有谣言,赵国皇位即将更替,天子身边有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皇帝大怒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,到底想怎么样。”赵吉低头看着动荡的河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谣言不可怕,可怕的是推动谣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子一怒,伏尸千里,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裕王和侦办此案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在局中,他赵吉,躲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殿下。”不远处的青蓬小船上,有人拱手呼唤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吉抬头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御使苏铭,国相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铭轻笑招手,小船缓缓靠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可愿上船一叙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宗师弟子相邀,赵吉便是裕王世子也要给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拒绝孙晋然同行,赵吉一步跨出,脚底才落水面,直接重重踏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水面炸裂,一片轻雾,他整个人飞腾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凌空踏浪,一步三丈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吉的武道修为已经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的年岁,能入感气,在整个洛京城同辈之中已经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好俊的功夫。”苏铭笑着拱手,整一下自己的长袍儒袖,“我是万万不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吉自然不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国相弟子,以文入武,君子佩剑,怎么可能不如他一个才入感气的后辈?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,一贯的虚,谦虚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御使是来泛舟?”看一眼小船,赵吉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船上没有衙役护卫,苏铭也没有穿御使官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近日休沐。”苏铭伸手示意赵吉坐到船头小案前,“洛水之上不太平,我顺道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梦梦,上茶。”苏铭朝着船舱之中轻呼。

        船舱之中有女子答一声,然后端着茶盏茶杯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吉知道读书人最重礼节,此时目不斜视,只是看着面前的小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案上,素手玉白,与那白瓷的茶盏几乎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轻灵柔和,水雾弥漫,茶香四溢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吉忍不住微微抬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叫梦梦的女子约莫十七八岁,穿一声浅素的布衫,不施粉黛,发间只插了两根木钗。

        容颜秀美温润,专注的沏茶斟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感觉到赵吉注视,女子抬眼,水汪汪的大眼睛,灵动清澈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吉身在皇族,于女色早见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面前这女子尽是别有韵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微低头,他心中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这名叫梦梦的女子,是苏铭什么人?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,大多喜欢携美同游,泛舟作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忘了介绍,梦梦是我表妹,姓虞,从东南永州府来,暂时寄住在我府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铭轻咳一声,然后低声道:“今年东南水灾,不轻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表妹?

        虞梦梦?

        赵吉点点头,心中泛起一丝难以压抑的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已经从内库拨付三十万两白银,国相也抽调吏部三位干吏能臣前往赈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前,应该能将水灾之祸压在最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吉对朝堂的安排清楚,此时说出,抬头看向虞梦梦:“虞小姐家中若是受灾不大,当可归家过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吏,呵呵……”苏铭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虞梦梦点头,并不说话,双手捧着茶盏递给赵吉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吉接过茶盏,送到嘴边抿一口,唇齿留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