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玄幻小说 - 镇守凡尘三百年,我于人间无敌在线阅读 - 39、御灵道(2/2求追读)

39、御灵道(2/2求追读)

        寻踪符箓所化的飞鸟落在桅杆,所有人只当是被符箓主人祝云山引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不是!

        这符箓,是真的寻到了昨晚在龟背滩上杀人的那位一流高手!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何处?”卓云眯起眼睛,低声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就在甲板后方。”张楚伸手指向后方,深吸一口气,平复自己的紧张:“昨晚那背影,我,认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卓云点点头,目中闪动金光,抬手,掌中夹住一张淡淡金光闪现的符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章立送他的符箓,可化一道火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手段,别说一位凝气境,就是一位化气境宗师,猝不及防都会伤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卓,卓大哥,要不要先禀报章,章先生?”张楚攥着拳头,肩膀有些颤抖:“会不会乱了捉妖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让卓云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小兄弟,没看出来。”他伸手拍拍张楚的肩膀,身上凝聚力量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没想到,张楚这小子还能有此大局之念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要拿昨晚杀人之人不难,可如果打草惊蛇,让妖跑了,岂不是坏了大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相比捉妖之事,此人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,你帮我盯紧此人。”他抬手将掌心符箓递到张楚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有危难,直接以气血力量激发这符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楚才炼形,身上还未凝聚真气,但已经有气血之力,可以激发符箓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己是凝气境,一流高手,若是凑近盯梢,必然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强者之间,会有莫名的感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楚这修为,刚好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凝气境强者,不会在意初炼形的武者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握住掌心符箓,张楚虽然双腿有些哆嗦,但还是坚定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命贱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他身上多了一丝散漫,晃荡着身躯,往甲板后方走去,然后寻了个船舷处瘫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模样,好似是一位宿醉未醒的宾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,他此时身上衣衫透着一丝贵气,还真有几分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云微微点头,站在船舷后方,身形好似化为一株随风摇摆的绿柳,外人不注意,根本看不见他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三层的房间之中,虞梦梦和身前女子抱头,已经哭成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曲小姐,我还以为你们,以为你们都在水灾里……”虞梦梦抹一把泪,轻声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来了洛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前这女子名叫曲珊,是永州城外曲家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    曲家本是永州有名的富户,良田、桑田、鱼塘、船队,样样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小河边长大的曲珊一次落水,就是青月所救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虞梦梦那个水妖救小女孩的故事,并不是编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青月救了曲珊,也跟曲珊和其他几个女孩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虞梦梦自然也认识了她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看着一個个小姑娘出落水灵,到憧憬嫁人,生子,还在大河边上戏水,还一起听苏铭先生的课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群女孩子还相互嬉闹,看谁能成为苏先生的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谁都没想到,一场大水,庄子,宅子,良田,桑田,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虞梦梦和青月寻遍城外,也没见到她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青月溯源而上,也没有归来,虞梦梦才来洛京,寻三年前就回到洛京的苏铭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曲小姐,青月在哪,船上的人已经知道她是妖了,要捉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虞梦梦连忙扯住曲珊的衣袖,焦急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洛水上的那些人,是不是她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虞梦梦说船上人已经知道谁是青月,曲珊也是面上露出急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站起身道:“青月不会杀人的,我,我这就带你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慌忙拉开房门,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处,站着一位身穿淡红长裙,头发束起的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颜……”曲珊低呼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之人,就是最近一直随柳月驻留云彩舫的裕王府郡主,赵玉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妖?”赵玉颜目光落在身穿白色儒袍,容貌俊秀的虞梦梦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虞梦梦眉头一皱,一旁的曲珊连忙将她的手臂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梦梦,玉颜她一直在帮我们,她也相信青月是好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曲珊看向赵玉颜,低声道:“郡主,梦梦也是好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她的话赵玉颜面上展露笑容,上前一步,抓住虞梦梦的手臂,神情透着激动:“我就好奇妖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我们去寻青月,我真想知道她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沿途护送你们这么多弱女子一路到洛京,她当真勇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她面上神色微微凝重些:“柳月姐大概发现谁是青月了,她们玄月卫准备出手捉拿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让曲珊和虞梦梦面色紧张,三人连忙牵着手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出门外,下方大堂上传来哄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队身穿青衣的捕快手按腰刀,冲入云彩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云彩舫中两位护卫被害,疑似妖所为,京兆府接案,现封锁云彩舫,任何人不得进出!”领头的捕头手提长刀,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京兆府捕快将云彩舫船舱前门封锁,按刀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整个云彩舫中纷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房间之中都有蓬乱的头伸出来,看到那位持刀捕头,又是缩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捕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胡山海,这家伙是个锤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惨,被这家伙堵在云彩舫,我往后三个月怕是没机会再逛青楼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彩舫中,四处哀嚎。

        握着长刀的胡山海冷哼一声,一挥手,背后站着的一队捕快冲向两侧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想跳船逃遁,云彩舫外已经有巡检司的船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关妖邪,伱们知道这罪责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跳船遁逃者一律按妖邪论处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的声音在船舱之中响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已经推开的舷窗又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彩舫外,确实已经围了好几艘巡检司的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穿着红色锦衣的三旬女子凑上前,却被胡山海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姑,我胡山海今日敢来查你云彩舫,就不会给你情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你背后的工部陈尚书亲自来,我今日也不给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彩舫这等红极一时的青楼画舫,在洛京怎么会没有背景?

        达官贵人自然都知道,云彩舫后是朝中工部尚书陈进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家也是洛京城中大家族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的话让云姑面色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却又不得不堆上笑脸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山海,你既然知道云彩舫是谁家的,那奴家也不藏着掖着,今日查案我不敢拦,不过还望你给云彩舫和陈家一个体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你若是将满船的宾客和我这些姑娘都这般仓促赶出房间,往后你就得罪了整个洛京的贵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姑的话让原本准备踹门的捕快缩回脚,目光投向胡山海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神色微微变幻,冷哼一声:“给你们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抬手,掌心一卷青色透着淡金色纹路的长幡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御灵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御灵道的法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窗台前观望一切的祝云山转过身,看向章立,好奇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