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玄幻小说 - 镇守凡尘三百年,我于人间无敌在线阅读 - 52、值得吗?(1/2求追读)

52、值得吗?(1/2求追读)

        “妖?”青袍道人浑身一震,抬眼看向离去的苏铭他们三人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招招手,门口值守弟子上前,将三人身份禀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御使苏铭,和他的弟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辰殿中,王庆阳和元庆道人,青寻道人几人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    洛辰不会说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将他长剑夺去的妖就是御使苏铭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能解释为何那日苏铭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那一日云彩舫上,苏铭弟子都已经显露出妖族身份,只是后来被祝先生说是以符箓幻化,并拿符箓破去幻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祝先生……”元庆道人摇摇头,“这位怕是对女妖更多些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庆阳双目之中精光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去皇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持我密令,见秦国镇魔司大司首,悬空寺空闻主持,还有神剑山庄和武荒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压低声音:“若当真是东方镜修了妖法,这就是我赵国天下的大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要不要禀报师叔。”元庆道人看向王庆阳,轻声道:“这位掌中雷霆,手段怕是不逊于大宗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立,如今是景元观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庆阳摇摇头,面上露出一丝忧色:“这位早见过那两女,他能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恐怕,他也不愿得罪东方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国相东方镜,大宗师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愿意得罪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东方镜修了妖法,恐怕这位师叔都不愿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景元观不得不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观是道门魁首,有维护天下秩序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日来面色阴沉的太子面上多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方站立的高士山等人也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高士山,之前几条谋略策划都失败,让他在太子府中地位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无声无息除掉妖,结果灭妖盟伤损不说,还成全了武王赵城和景元观的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本安排供奉丁苍试探景元观那位章先生实力,没想到人家直接掌中天雷,雷霆灭妖。

        灭妖盟一帮修仙者分析,这位不管是手中有引雷符箓还是修过雷法,都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人物没有提前结交,让太子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太子说,涉及修仙世界的人物,便是出错也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,毕竟是太子,这心胸还是非常人能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,洛京城中终于有了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是对于太子府算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水中又有妖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伤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各方强者又是意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暂时景元观还未发布灭妖令,大家不愿白忙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除妖未尽,各方都有隔岸观火的心思,看赵国朝堂和景元观如何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次,我们要大张旗鼓的灭妖。”太子面带笑意,看向下方的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王英勇,景元观中高人强横,也不过如此,洛水之中不是还有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将这妖捉住,敲锣打鼓送去景元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说到这,看向下方的主事白晋源:“白主事,上次安排那些制造妖踪的人,还在洛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在下方的白晋源忙躬身:“回殿下,大部分离开洛京,还有几位暂时未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再制造几起妖踪,”一旁的高士山轻声道:“景元观那边的修仙者可是也在暗中四处寻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临河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低矮的酒肆之中,张楚大步走进,目光扫过,走到拐角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捕头,那人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闭目用斗笠盖了脸,穿一身布衣的胡山海拿开斗笠,将桌上放着的酒壶提起,一手抓住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穿街过巷,最后在码头边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已经是日落时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直等到起更时候,才见码头上一道黑影踏浪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一声低呼,张楚将小舢板推下洛水,双手快速交替划桨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隐在河岸边位置,悄然跟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,龟背滩!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远远见那身影落在洛水之中位置,张楚凝实一番,方才面色一变,低呼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此人上次杀人之地?”胡山海握着长刀,手掌微微摩挲刀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时日,他已经将自己的前程全都压在捉拿此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便是拼死也要将其拿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好,人赃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句话,让张楚缓缓停下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水之上夜色很美,远处的游船画舫有彩灯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远处的洛京城有金黄的灯光倒影在洛水中,璀璨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浪轻抚,舢板晃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捕头,你说咱俩这么拼,值得吗?”接过胡山海的酒壶,轻轻灌一口,张楚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接回酒壶,放在舢板上,目光盯着前方的龟背滩,双目晶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胡家三代捕快,我武道天赋好,三十六岁就成了武道一流,终于坐上捕头的位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坐上捕头那天,我家老爷子给我磕头,说我胡家终于出了个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生在洛京,你知道,官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握紧手中刀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那也是我们一辈子仰望的。”张楚点点头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张楚这种泅渡贩盐的帮派底层来说,胡山海的捕头身份,确实是一辈子仰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呢?”胡山海看向张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楚没有说话,只是转头,看向远处璀璨河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咧嘴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,停着的画舫是云彩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要是抓住了故意杀人制造妖踪的家伙,得了赏银,我请你去云彩舫,找最美的姑娘给你开荤。”胡山海伸手拍拍张楚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张楚没有辩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探入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怀里有一颗金豆子,还有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观卓云道人送的,让他护身的符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有划水声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楚坐直身躯,忽然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元武堂的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元武堂那些泅渡运盐的帮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向着龟背滩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们已经精疲力尽,要在龟背滩上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伸手按住张楚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楚转头,看着胡山海:“胡捕头,是元武堂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冷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楚身体在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捕头,你是捕头,伱,你要看着他们送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送死,就能人赃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来的不是元武堂的人,你会在意吗?”胡山海的话让张楚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呆愣在原处,看着那些划水的人离龟背滩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捕头,如果是武王,是章先生,你说他们会在意能不能人赃并获吗?”张楚忽然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,心中自有天平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站起身,缓缓抽出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救人,你回去,去京兆府报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胡山海长吸一口气,飞身而起,踏浪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京兆府胡山海在此,恶徒不得猖狂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啸如雷,刀光入练,踏浪翻涌,凝气一流!

        浪头之中浮沉的泅渡众人惊慌回头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长刀朝着龟背滩上重重劈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刀光与一道乌光相撞,胡山海身形一顿,往后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恶徒束手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山海手中长刀劈砍,刀光闪耀,身前,一位黑袍五旬老者面色阴沉,手中一柄乌黑短刀不断抵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不耐低喝,短刀一个前撩,将胡山海的长刀抵住,推出丈外,然后转身几步踏空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才走几步,水岸边一道身影直接从水中窜出,一爪将他的手臂扯下,送入口中撕咬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痛呼一声,跌落在龟背滩的青石上,血洒遍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!”胡山海看着将手臂凑在面前撕咬的身影,手握长刀轻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