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科幻小说 - 梦在远方招手在线阅读 - 57.她只会为他流泪

57.她只会为他流泪

        我给冉冬发消息打电话均无回复,一直提示对方关机,我把结果告诉了威米嘉,并承诺只要联系上冉冬会第一时间告诉他,他淡淡应了声便挂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三幅油画反响很不错,有个英国博物馆和西班牙画廊想要购买它们一年的展出权限,b市画廊不太情愿,协商之后我决定三家各一副,展出时间为半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幅画让我的知名度再次提升,国内很多美术馆、画廊纷纷向我发出展出邀请,我没拒绝,特意招了一名助理全权负责这些对外事宜。我需要繁忙的工作来麻痹自己,缓解冉冬的冷漠无情带给我的失落和痛苦,以前没捅破那层窗户纸的时候我们无话不谈,从没出现过她不回我消息的情况,可是现在,她不愿再和我紧密联系,是因为我的爱让她厌烦了吗?应该是的,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所以每到一座城市我依然会习惯性给冉冬发消息,也慢慢习惯了她的不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g市巡展中我见到了冉冬,她一身黑色运动服,头戴灰粉色棒球帽,背着黑色双肩包,只化了淡妆,好像刚徒步旅行回来。惊讶之余我带她去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联系不上你去哪儿了?”我给她冲了一杯速溶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加拿大。”她坦然的望着我,冲我微笑,好像她不回我消息并非故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沐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递咖啡的手在半空中顿住,她失联两个多月竟然是去找李沐逸,那个已经从她人生中离开的男人,真任性……不过这不就是她吗?还能指望她墨守成规,为其他不在意的人考虑,不让他们担心?

        “见了之后死心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摇摇头,望着手里的咖啡,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死的心倒是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握着咖啡杯的手一紧,认真道,“他已经有家庭,有属于自己的生活,你也该向前看,抓着过去不放受折磨的只有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来只想去看看他过的好不好,谁成想他过的那么糟糕,乔未是个疯子,她把他圈禁起来,禁锢他,折磨他,根本不把他当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乔未对李沐逸有爱,不可能伤害虐待他,何况李沐逸是有自我意识的人,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冉冬看向我,眼神凌厉凶狠,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的爱已经变成了报复,她用我要挟控制李沐逸,让他放弃事业,待在家里无所事事,完全依赖她,听她的话,把他当成没有尊严的宠物。你没见到李沐逸,如果见到肯定会震惊不已,他瘦成了骷髅,表情呆滞,双眼无光,好像在监狱待了多年似的。”冉冬声音哽咽到发不出声,眼泪顺着鼻尖滴落到咖啡里。哪怕两人已经分开,她依旧只会为他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放弃一切救他脱离魔爪,出苦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犯傻,当初不可能的事情过几年就可能了?你的选择和背叛无二,裂痕已经将你们远远隔开,哪怕你现在放弃事业前途也无法修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更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苦受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是真不幸福自有办法逃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太心软,对乔未又有愧疚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找个小白脸去勾引乔未,让她主动放手好了。”我无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个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,这是唯一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陈墨,谢谢你,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,我先走了。”咖啡还没喝完她便着急忙慌的走了,头也不回,根本拦不住。我担心她冲动行事,想打电话阻止被拒接。回应我的只有一条消息:陈墨,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之后我又是好久没再见过她,期间反而见了威米嘉很多次,我发现他是个很缺乏安全感、擅长诉说的人,也不知道他为何那般信任我,不远万里跑到c市找我,而且什么都愿意跟我说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    威米嘉又来了,这次我邀请他去了我家里(我自住的房子)。他在客厅坐下后没再动,垂眸望着茶几发呆,对其他事物一概没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点什么?咖啡还是茶?”我礼貌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饮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还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白开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喝了口水微微皱眉,嫌弃的放下水杯,好像里面的液体是毒药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水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只是没有味道。你也爱喝咖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提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也爱喝咖啡,不对,她最爱喝的是养生花茶,下来是咖啡,从来不喝饮料,跟我在一起也不让我喝饮料,说是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听她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,那是一种不自觉讨好的听话。我很怕她生气不说话的样子,如果我不听她的话她就会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觉得委屈或者禁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都是我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蛮好奇的,她吸引你的点是什么?她的作家身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,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是她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高傲和清冷。她身上总有一股劲儿,生活或者任何人都拿她没办法的劲儿,特别吸引人,还有她独立、极致包容的思想、对生活的热情和探索精神,在她身边充满安全感,生活也有了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说话了,我看了一眼他面前的水杯,依旧满满当当,于是去酒柜拿了瓶红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点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点点头,看也没看直接喝了几大口,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近有见到冉冬吗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到了,我一直在她家等着,好不容易见到她又跑去加拿大找李沐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自己告诉你的?”我以为冉冬不会跟他说这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她一进门就开始急匆匆收拾行礼,抽空看我一眼说道,‘米嘉,我的心里只有李沐逸,哪怕过去这么久依然只有他,我不爱你,别再纠缠了,去找一个适合你的姑娘吧,我现在没时间和精力去陪你玩,我要去加拿大找李沐逸。’她告诉我无非一个目的,让我自动放弃。可我做不到,就像她做不到不打扰李沐逸一般,于是我硬缠着她做了一晚上爱,最后她还是走了,悄悄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的执念有时候比爱可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墨,你不用劝我,同样的话我已经自己劝过自己很多回了,没用。我这次来找你是想知道李沐逸在加拿大的地址和电话,你能告诉我吗?我要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姿态卑微,近乎祈求,可这次我真的无能为力,因为我也不知道李沐逸的地址和联系方式,我和李沐逸也就点头之交,冉冬和他分手后我们就跟陌生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冉冬没告诉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快到饭点的时候他走了,说是有其他事情,我也不再强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冉冬对李沐逸的执着、对威米嘉的绝情、对我的无视和冷漠终于让我沉寂下来,不会再像刚发生关系那会儿寝食难安,整个人躁动不已。我对她的爱逐渐成为身体的一部分、一个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外不少博物馆、画廊向抛出橄榄枝——展出我的作品,我接了邀约,开启国外巡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巡展主要路线是:伦敦——墨尔本——艾尔米塔什——普拉多——悉尼——渥太华。每一个地方我都亲自到场,介绍加采访,各种应酬,每天都很忙,也顾不上询问威米嘉的近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