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中文 - 科幻小说 - 梦在远方招手在线阅读 - 72.复制回忆

72.复制回忆

        米嘉坐在地上一直打电话托人寻找冉冬的踪迹,飞机、高铁、大巴等等,但均无乘坐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墨,她还在a市,我们分头去她有可能去的地方找,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对方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我并不知道冉冬爱去的地方,她的爱好很广泛,对所有新奇的东西都充满好奇,想要猜透她的喜好或许不难,但想要猜出她的行踪难上加难。我只能去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去寻找,咖啡店、美术馆、音乐厅、酒吧,均没有她的身影,也没有来过的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整整两天,我和米嘉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    米嘉胡乱揉着自己泛油的头发,声音颤抖,“怎么办,两天了还是找不到,她甚至不和自己家人联系,她到底想要干嘛,难道这世界上除了李沐逸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她不会出事的,只是想躲起来独自消化伤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你没看到她当时的样子,是那种一心求死之人才会有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内心也很慌乱,左手砸着右手来回踱步,碎碎念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沐逸,李沐逸,如果你活着,会去哪里找她呢?”突然,我的脑子里划过一束亮光,她肯定会去跟李沐逸有回忆的地方,可她跟我讲李沐逸的事情大多都在是两个人的房子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嘉,我大概知道她在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嘉跟我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站在原先李沐逸家门前,正准备打电话找物业开门,里面传来不太连贯的钢琴声,是贝多芬的《月光奏鸣曲第一章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儿有人入住了?”我问米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半年前好像有了新住户,不过我从未见过新邻居长什么样,只是偶尔会听到钢琴声,说来也奇怪,这个人只会弹《月光奏鸣曲第一章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贝多芬的《月光奏鸣曲第一章》是冉冬的最爱,我记得她说过,她情始于李沐逸就是这首曲子,因为他弹奏的月光曲与旁人不同,感情抒发和她的理解完美契合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上前去敲门,米嘉疑惑的看着我,门开了,里面露出一颗二十出头的帅气男孩子头,“你们找谁?”浓浓的酒精随着他的嘴巴开合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跟弹琴人认识下,我住隔壁,也喜欢贝多芬。”我踮起脚,越过男孩的脑袋搜寻冉冬的身影,什么也没有,但是钢琴声愈加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男孩好像听到了了什么搞笑的事情大笑,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弹成这样你竟然觉得好听,果然是音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忽略掉他的嘲笑礼貌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麻烦你引荐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不能。”门砰的一声在我们面前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根本不可能在这里,我们还是去其他地方找吧。”威米嘉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嘉,相信我,你现在去找物业说是看到隔壁房子存在安全隐患,让他们出面开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在门口等待着,倾听那不太悦耳的钢琴声,冉冬,我知道你在里面,你在你们曾经的爱巢用你们的情定之曲缅怀他,我们不会阻止你去思念他,见见我们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物业迟迟不来,我再次上前去敲门,这次开门的换了个人,是个留着一头红色卷发的苍白青年,二十出头的样子,戴着闪瞎人眼的宝剑耳钉,眼底看人,

        “找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冉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眼看着他要关门,我手掌一撑硬闯了进去,以最快的速度跑进客厅寻找冉冬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台处,她身穿粉色晚礼服,梳着甜美的公主头,妆容精致,坐在三角钢琴前投入弹奏,一个穿棉麻布衣、带黑框眼镜、梳着蓬松中分、留着小胡子的文艺青年手搭在她肩上垂眸深情凝望着她,一个同样装扮的男人站在钢琴正前方凝视着她,另外一个仿佛复制粘贴的男人面对落地窗而立,好像在沉思,之前开门的那个男孩子也换上了同样的装扮在阳台躺椅上闭眼倾听,刚才开门的那个红头发青年则在稍暗的角落盯着她思想抛锚。整个画面仿佛一个电影镜头,女主悲恸的弹钢琴,逝去的男友分身成无数个环绕在她身旁,复制回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突兀的站在他们旁边,所有人仿若未见,继续沉浸在他们的情景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忍心却不得不上前去打扰,我手按在琴键上阻止它继续发出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冉冬抬头看向我,灿烂一笑,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了,刚好,陪我跳一支舞吧,栗子,你来弹一曲《d大调小步舞曲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她拽着起舞。冉冬一直维持着灿烂的笑容,可那笑容太过空洞,让人一眼望不到底,她的双眼苍凉无光,明明在看我,又好像没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冉冬搂着我亲吻起来,狂烈炽热,久久不放。终于在我呼吸不及时她放开了我,泪流满面,好像悲伤的黑洞要把我吸进去,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还不出现,我复制了那么多我们的回忆,我跟好多男人在我们的床上x爱,我跟你在意的情敌接吻,你难道不生气吗?为什么不出来,你究竟去哪儿了?我怎么做你才愿意出来呢?李沐逸,求你出来看看我好不好,我想见你,求你出来好不好?”她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男人纷纷褪去装扮,露出原本的自己,无措的看着我们,我示意他们先走,没人离开,好像在等待冉冬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冉冬,乖,听话,你先让其他人回去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悲恸让她失去表达,她坐在地上不停的哭,我只能先带她去房间慢慢安抚。